剑网3指尖江湖新手少林攻略职业:第50章 退讓

    可夏蕊卻無法再保持沉默,回頭望了一眼自己的爸爸,問他究竟是怎么回事,全然一副‘欲哭無淚’的模樣。

    面對女兒的追問,夏蕊父親只是回以苦笑,同時溫柔的牽住女兒的手,說是外面不方便,還請我和破曄子進屋說話。

    破曄子沒搭話,而是用行動表明了自己的態度,猶豫好半天,才跟在我身后進了夏蕊家大門,這無疑讓我松了半口氣。

    進屋后,氣氛變得挺怪異,破曄子選擇坐在了我的左側,夏蕊父女二人則坐在我的靠右側,四人心思各異,時不時還偷偷私下相互打量,但就是沒人愿意率先打破沉寂。

    “差點忘了!”夏蕊父親雙手搭在大腿上,一臉的不自然:“你倆要喝茶么?”

    又是上次的苦茶?那味道我可是印象深刻,剛想就說普通的涼白開就行,破曄子卻搶先一步,直接當場拒絕,讓夏蕊父親直奔主題。

    對此,夏蕊父親顯得挺尷尬,但臉上還是強擠著笑容,問我和破曄子是不是道士。

    我是散修野路子,就沒敢吱聲,而破曄子點點頭,不卑不亢的回答道:“太一道,第三十六代內門曄字輩弟子,破曄子?!彼閌潛冉險降淖暈醫檣芰?。

    夏蕊父親不是玄門中人,不懂門派、輩分這些東西,只是簡單‘哦’了聲,便開始繼續他的下文。

    但我可是半只腳踏在玄門里面,知道所謂內門弟子的分量,也借此想明白他為什么會凌空制符這樣的高階手段,就有點被震驚到。

    “你們今天來,是為了找我女兒的?”夏蕊父親長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破曄子先是搖搖頭,隨后又點點頭,他的意思我懂,他原本是來調查陰氣異常聚集的情況,夏蕊只能算是意外收獲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你女兒為什么是具行尸?!逼臍首鈾禱昂苤?,絲毫不懂委婉為何物。

    而見識過破曄子的態度后,夏蕊父親也不打算再隱瞞什么,估計是想打感情牌,就將他‘復活’夏蕊的全過程坦白給了我們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用一句話來總結,可以說夏蕊的‘復活’是偶然也是必然。

    當初,夏蕊檢查出心臟衰竭,又加上妻子出了車禍,這兩件事對夏蕊父親的打擊很大,以至于讓他消沉了好久。

    特別是女兒病逝以后,夏蕊父親腦海中冒出一個大膽的念頭,他能不能復活女兒,到最后甚至到了無時無刻都在思考這個問題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這時,夏蕊父親已經看過那本走馬陰陽,知道的確有這種方術,只是無法判斷是否可行,畢竟這與他受過的現代教育常識相違背。

    也許是被鬼迷了心竅,夏蕊父親頭腦一熱,竟然當真按照《走馬陰陽》上寫的步驟實施起來,招魂、鎖魂、布陣,關鍵最后還真他整成功了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這到底是天意,還是夏蕊父親的狗屎運。

    “你這么做之前,問過你女兒的意見么?”破曄子這會兒變得臉色鐵青,情緒有點莫名激動。

    而聽完破曄子的話,我差點沒一口老血噴他臉上,夏蕊人都死啦,她的父親還問個屁啊,難不成用心靈感應?這明顯不是廢話么。

    “沒有?!畢娜鋦蓋啄醚劬ν拋畔娜?,回答的聲音很低。

    破曄子冷哼一聲,目光也轉向夏蕊,繼續追問:“那你知道她愿意被你用這種方式復活么?你這是違背天道,更是不尊重亡者!還有,你覺得你女兒現在是人么,你以為做的對?很可惜不是!你這樣做,反而會讓她錯過輪回,你知道嗎,就連你自身都難逃因果?”

    不愧是正道,講起道理都是一套又一套,夏蕊父親愣是被逼問的啞口無言。

    破曄子的語氣或許莽了些,可他說的都是實話,用方術復活死者的做法一直都是禁忌,如果人人都和夏蕊父親一樣,那這個世界還不得徹底亂套,導致人鬼共存。

    “我對爸爸的做法沒意見,請你不要在難為他了?!畢娜錈偷惱酒鵠?,替自己的父親幫腔。

    破曄子明顯怔了一下,不可置信地望向夏蕊,臉上不自覺流露出困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過了好半天,破曄子才緩過來,問夏蕊難道就不怕陰司的懲罰,而且就算她現在以尸類身份存活于世,可肉身終究會腐壞,到時候魂無所依,那就是游魂野鬼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破曄子絕不是在危言聳聽,故意嚇唬夏蕊。

    夏蕊父親雖然利用方術讓陰司無法勾取夏蕊的陰魂,但卻沒有辦法維持她的肉身不腐,目前全靠干冰與陰氣養著,可終歸不是長久之計,而且下面肯定對此有了備案。

    作為懲罰,陰司多半不會再派陰差上來拘魂,又因為無鬼引薦入陰間,夏蕊最后的結局真心難逃變為游魂野鬼的結局,連輪回都入不了。

    這還算比較好的結局,萬一運氣差,遇見諸如愣頭青道士啥的,到時候可能連鬼都做不成,直接被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“我不怕,我就想幫爸爸照顧媽媽?!畢娜镅凵竇嵋?,似乎在試探破曄子的底限:“哪怕只有一天的時間,我也愿意?!?

    破曄子只是無奈的搖頭,經過我之前的解釋,他已經知道夏蕊家的情況,語氣開始變得苦口婆心:“你可以不怕懲罰,但你父親的因果報應可馬上要來了?!?

    其實,與其說是因果報應,不如是說是使用方術的反噬,陽壽換陰壽而已,要知道老天算賬,一直都是連本帶利。

    再次聽說自己父親快要出事,夏蕊不禁面露擔憂,想都沒想,噗通一聲就跪在破曄子跟前,求他無論如何都要救救自己的父親。

    “你?唉!”破曄子意外接夏蕊一跪,算是沾上了因果,他之前不要夏蕊父親倒茶,應該也是擔心這點。

    “解鈴還須系鈴人?!逼臍首臃銎鶼娜锏耐?,意味深長的來了這么一句。

    夏蕊父親聽出破曄子的暗示,一把將夏蕊摟了過去,說誰也無法再將女兒從他身邊奪走,除非他死。

    哦呵!看來矛盾開始逐漸凸顯出來。

    夏蕊父親不愿接受女兒去世的事實,而夏蕊聽她爸爸的話,壓根就是死循環,我只覺得棘手,索性坐看破曄子怎么處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在問你的意見。不過既然今天來了,我就肯定不能裝做沒看見,把你女兒交給我,我會想辦法將她的魂魄送下陰間,不然我只能替天行道了?!逼臍首傭韻娜鋦蓋滋瓤晌膠斂豢推?。

    這時,我從破曄子眼中看出一絲寒意,知道他可能要動真格啦,也相信他能說到做到。

    夏蕊父親將女兒擋在身后,臉上表情夸張,兩只手臂張開,跟母雞護小雞崽似得,顯然是不愿意退讓。
  //www.xdpfa.icu/txt/100151/24904472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剑网3指尖江湖白帝城攻略 www.xdpfa.icu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xdpfa.ic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