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网3指尖江湖白帝城攻略 > 光之隱曜 >第三百二十五章 花昔家的過往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剑网3指尖江湖无法登陆:第三百二十五章 花昔家的過往

    “抱歉,我對這場戰爭沒什么特殊見解,我只知道不敗軍全部退回了奈良島,他們已失守綠竹!”

    “沒錯?!?

    飛鳥至信明顯有些失望,星則淵沒能給他帶來驚喜。

    “但我希望能幫到你們!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好處?你是從……西域界來的吧?”

    星則淵點了點頭,而后說:

    “我沒什么想要的,不要官銜權力,也不要財富,我只想讓?;ㄊ鞒ぴ詿蠛凸拿懇淮繽戀?!”

    曾經的禾乃對他說,她以后一定要回到這里,平定這里的戰亂,讓大和國像卡蘭羅拉州一樣安寧。她現在不知在何處,也許回到了喬木城,也許已走上世界政府的路,總之她暫時完成不了這個夢想,所以由星則淵來實現。

    他出現在大和國,或許是上天在冥冥之中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?;??飛鳥至信想起那種優雅的花,他也想在每個?;ㄊ⒖募窘諍圖胰艘黃鶘突ㄗ鎂?,但戰爭不停,這個愿望便不可能實現。愿望誰都有,但能將它實現的人卻很少,飛鳥至信很現實,他沒有因為星則淵的一句話就完全信任他。而是問:

    “請先回答我,你是從西域界來的嗎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星則淵在心中苦笑,算是從西域界來的吧,如果不排除被人強行送到這。

    “你說你是花昔家的人?花昔家的家長是?”

    “花昔·一郎!”

    飛鳥至信似乎在考驗他,繼續問:

    “他娶妻了吧?”

    星則淵意識到了什么,毫不猶豫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天美·美晶!”

    “他們的女兒……”

    “花昔·禾乃和花昔·慧雪子!”

    慧雪子?飛鳥至信對星則淵的信任程度加重許多,十四年前花昔·一郎離開大和國的時候慧雪子還沒出生,他曾經和一郎閑聊,如果下個孩子是女孩,就叫慧雪子吧?寓意冰雪聰明。當時一郎說好,這件事只有他們二人知道,這么多年,他終于過上自己向往的安靜生活,她的二女兒,真的取名慧雪子!

    “花昔家還好嗎?”

    飛鳥至信提到這個名字時情緒波動有些大,他不想聽到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,父親開了家劍館,過著平凡的生活?!?

    面對飛鳥至信,星則淵將一郎稱父。

    “一郎和美晶的身體都還不錯吧?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點了點頭,飛鳥至信還算放心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事不知?!?

    “請說!”

    “為何這位將軍要說死者?”

    之前星則淵提到花昔家時,虎降明顯的說了死者二字,難道他們不知道花昔家還活著?飛鳥至信剛還提及,顯然很了解他們。

    “為了?;に?!”

    “?;??為什么?”

    飛鳥至信說:

    “我再問你最后一個問題,如果你答上來我就信任你,并告訴你事情的經過!”

    “好?!?

    “花昔·一郎的佩刀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屠城黑金!”

    很多人都見過那把黑色的刀,但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名字。

    傳聞,一位將軍廢時三天三夜,終于把一座城攻下,為示警告,將軍下令集中全城的兒童,在他們父母眼前,將軍用這把刀把他兒童的頭一一砍下,十幾位母親當場悲傷致死,后來城里自殺的人高達一千四百多個,這把刀給他們帶來極大的痛苦,他們就以生命給那把刀下了詛咒。不久后,那支攻城的軍隊在一次戰役中全軍覆沒,無一幸免!將軍也死在穿心之劍下。

    此后,屠城黑金的傳說誕生了!那把刀一直流浪,最終到了大和國。轉賣多次,最后被花昔家買下。

    “知道這個名字的人很少,花昔·一郎親自告訴你的?”

    “偶然聽到的?!?

    飛鳥至信長輸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選擇完全相信你?!?

    星則淵看著飛鳥至信,似乎在等他開口。他一直覺得一郎叔叔是很強大的存在,還需要他們?;??如果那樣,皇室軍恐怕早就打倒不敗軍了!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花昔家以前的事!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在意,在意花昔的過往?!?

    星則淵含起一絲笑,之前平淡的他突然展現出一份和外表相似的柔和溫婉。

    “花昔不是他們的本姓,飛鳥才是,他們曾經是飛鳥王室的一員,花昔是賜給他們的,寓意?;ê頹看蟮奈涫?,天美則是大和國一方富商,這個姓也是賜予的!二十五年前,花昔一家和天美家政治聯姻,這種婚姻是沒有靈魂的,但為了讓天美支持王室,我們必須這么做,同時,皇室將?;ぬ烀蘭易?!其實他們聯姻還有另一個原因,一郎的父親去世后花昔一家極不穩定,一郎掌權需要人支持,花昔當時是飛鳥皇室最強大的戰力,所以我父親組織了聯姻?!?

    星則淵在學府時已掌握這些知識,飛鳥至信揉了揉眼睛,桌子上的文案讓他眼花頭疼,說起以前的事,就像分享醞釀許久的美酒。

    “政治婚姻安靜祥和,一郎和美晶的感情超乎所有人意料。每當一郎獲得戰功,她便會在大殿里翩翩起舞。后來,禾乃出生了,所有人都知道一郎和美晶的幸福生活,但好日子總是短暫的。禾乃六歲那年,綠竹的貴族開始蠢蠢欲動,并暗殺王室的重要官員。作為王室極其重要的一份子,花昔家最先遭到抨擊。短短兩年,花昔家死傷大片,有一次美晶遇難,幸虧一郎及時趕到,她才了無大礙……”

    像一郎叔叔那種人,只要家人受到傷害便不會罷手。果真,飛鳥至信說:

    “那日一郎親自審問暗殺者,暗殺者口中吐出綠竹島一位貴族,為了不打草驚蛇,一郎單槍匹馬和那位暗殺者回其大本營,確定貴族是幕后黑手后,一郎屠了?;つ俏還笞宓惱Ь?!事后統計,一郎殺了貴族及其手下一千三百九十九人,除了老幼婦孺和手無寸鐵之輩,其余尸顱遍地!”

    正因為如此,屠城黑金才會選擇一郎吧?他自身便是死神,屠城只需一時殺心。

    “此事后,綠竹島和奈良島的貴族再次萌動,組織了最早期的大規模反叛活動,第一個對象便是花昔?;ㄎ舴啦皇し?,那一戰中花昔重創,外界甚至打出‘花昔滅族’的旗號?!?

    “但其實他們并沒有滅族!”

    “沒錯,當時花昔家活下來的人不超過百位,天美家則真的遭遇不測!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花昔和天美的遭遇引起眾怒,所以飛鳥王室選擇隱瞞他們活下來的事,以此激起士氣反攻反叛軍,此計效果很好,后來我們一直占據良機。在不敗軍大敗時,我父親封一郎為大將軍,希望他重新出山,在隱蔽一年后帶領軍隊戰勝敵軍,但他拒絕了!他拒絕了萬人敬仰的大將軍職位!”

    飛鳥至信一直很佩服一郎,想起十五年前的那天,一郎在王室數人面前拒絕封職。

    那時的一郎毫不算胖,他理著短發,臉上皺紋不多,但略顯疲倦。他面對眾人正坐,緩緩說:

    “抱歉,諸位!比起大將軍職位,我覺得家人更重要,就讓花昔家消失在大和國的歷史中吧!”

    “花昔將軍,這場戰斗就要結束了!”

    “對,戰爭就要結束了,但我不想讓我的家人冒險!想?;て拮雍團哪腥聳と尾渙斯業鬧氐?,諸位,告辭!”

    花昔·一郎說后,起身行禮離開,有人勸過他,但沒用,平時那么好說話的一個人,這次做完決定毫不回頭。有人罵他懦夫,有人罵他沒骨氣,罵他家族被屠盡,卻不敢重回戰場。一郎不是害怕戰斗,而是害怕家人受傷,上次美晶受傷是他的警鐘,他不敢拿愛人的生命冒險。

    他帶著愿意和自己離去的家眷離開,前往安定的西域界,從此與大和國告別,再無牽掛。

    “要是一郎知道這么多年大和國的戰爭還沒結束,肯定會嘲笑我這個無能之君!”

    星則淵知道一郎叔叔是從大和國來的,但這是他第一次了解他們離開家鄉的原因。他沒想到一郎叔叔會這么強硬,那個瞇著眼睛的微胖光頭男人既然會那么草率的離開,也許對他而言,只要有家人的地方便是最溫馨的港灣。

    “不會的,他會離開說明相信你們!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自我安慰一句,飛鳥至信說:

    “我們一直說花昔家已全死,以此讓戰士們提高警惕,還有就是不想讓戰士們去找他。如果戰士們知道一郎還活著,肯定會前往西域界請他回來,我不想打攪他清靜?!?

    皇室軍和不敗軍就是不同,雖然星則淵沒完全見識兩方陣容,但不敗軍強行搶糧奪糧,光這點就比不上皇室軍。

    飛鳥至信起身,他從虎降身邊走過,后者跟在他身邊,保持一步便可上前的距離。

    “他的父親,畢竟為我父親而死!”

    “這其中,還有故事嗎?”

    “有!反叛軍最開始不敢明目張膽,只會暗殺,他們在一次宴會上于我父親的酒杯中下毒,面對諸多貴族,父親不能推辭,但又察覺到端倪。當時一郎的父親花昔·夫肅察覺到了端倪,便以‘兄弟并飲新杯酒’的話提前喝下毒酒,雖沒死,但身受重傷,后內臟腐爛,一月后暴斃!此后便是聯姻?!?

    “所有的故事都連貫在一起?!?

    “因果因果,有果就有因!”

    飛鳥至信說: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是一郎的養子,對于你的到來我很激動,你不是他派來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代表自己來幫忙!”

    星則淵覺得這么說才對。

    飛鳥至信道:

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了!但關于不敗軍的事,我們不能著急,他們不得人心還能堅持這么多年是有原因的,你還沒充分了解他們!”

    “現在我能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等!”

    “等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拍了拍星則淵的肩膀,飛鳥至信回到自己的龍椅前,拿起扣在桌子上的文案。
  //www.xdpfa.icu/txt/100885/24887078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剑网3指尖江湖白帝城攻略 www.xdpfa.icu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xdpfa.ic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