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网3指尖江湖什么公测:3-25戰爭僅僅為了娘們?

冒頓對著程文龍也是一笑喊道:“交出一個女人,這場戰爭就會停止!”

    程文龍哈哈大笑,然后轉頭命令騎兵猛攻。

    燕趙騎兵三個方向合圍匈奴兵,現在大軍正在向內緊縮,匈奴兵失去了剛才的信心,這中原兵,也有如此犀利的。

    但匈奴兵也當真強悍,被殺了無數,卻仍是沒有一人后退,全都輪著彎刀,見人就砍,完美展示了草原狼的風采。

    但戰爭大勢不會因為你的血氣之勇如改變,剛才還勝利在望的匈奴兵轉眼間先機盡失,敗,是早晚的事了。

    冒頓見這些騎兵在漸漸合攏,而中間的口子也越來越小,如果再不突圍,怕是會被這些人圍住殺完。

    冒頓只響了口哨,發出了出征以來的第一聲后退哨。

    匈奴兵聽到哨響,立刻默契的合攏在一起,形成尖刀形向一個方向猛捅。

    這種逃跑法很厲害,你薄薄的戰線根本經不出這樣的撕裂,匈奴兵很快殺出一個缺口,開始了有序的后退。

    程文龍沒有收兵,仍是讓騎兵窮追猛打。

    匈奴兵很憋屈,剛才還在追著人家打,這轉眼就變成了人家追著自己打,這戰事逆轉得也太快了。

    匈奴兵一直退出幾十里,程文龍這才讓騎兵收兵,就地扎營休息。

    灑答木不樂意了,急吼吼的說道:“四弟,噢,王上,現在他們敗了,咱們還不趁他病,要他命,怎么能收兵呢?薊城,燕國不要了?”

    程文龍轉頭看著灑答木說:“三哥不要著急,冒頓怎么得到的,文龍就讓他怎么吐出來?!?

    灑答木氣還沒消,這一仗自己打得太難受了,被人追了多少里,還死了無數人,灑答木嘴里不停的叫罵,滿營的來回走。

    韓信本來身體有傷,這一路又一直在顛簸,傷勢沒有好轉,反而有要重的現象。

    程文龍看完韓信的傷后決定讓人送韓信回邯鄲好好養傷,但韓信不走,他說薊城是在他手里丟的,他要看著薊城被程文龍奪回來。

    程文龍明白韓信的心理,也理解他的心情,所以也不反對,就讓軍醫好好為韓信治傷。

    接著程文龍就看到了鐘淵,程文龍伸出雙手就拉住了這個壯漢的手,直說自己又得一良將。

    鐘淵顯然被程文龍這樣的熱情感動了,一個大男人也不擅于表達,只是一個勁的點頭,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給程文龍看看。

    當夜,程文龍簡單的弄了幾個菜,然后召集過幾個將領,重重感謝鐘淵對韓信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程文龍對鐘淵說完感謝詞又笑著說:“鐘大哥竟跑得過快馬,實在讓文龍刮目相看啊?!?

    程文龍對這個漢子非常喜歡,當年就是他在張良下獄后快馬告訴自己的,如果不是他,怕是張良早被別有用心的人殺了。

    這條漢子當時是韓王安殿內武士,后來韓國亡國,這條漢子也不見了蹤影,程文龍實在沒想到他竟到了燕國。

    鐘淵擺手說道:“匈奴外番,每個中原人都不能坐視他們殺人,鐘淵不過是做了人人都會做的事?!?

    程文龍卻笑著說:“鐘大哥的口音好奇怪,難道不是土生土長的韓國人?”

    鐘淵一臉的愧疚說道:“王上明察秋毫,果然心細如發,鐘淵慚愧啊,其實鐘淵是秦國人,這名字也是到了韓國后韓王安為自己取的?!?

    鐘淵此話一出,眾人都一楞,實在沒想到這鐘淵竟會是個秦國人,一個秦國人又怎么跑到韓國做了殿內武士?

    鐘淵點頭細說,原來,鐘淵從小在秦國山中長大,自小在山中追趕獵物,練就了一身快跑的本領,這是在平地上,如果在山里,他會跑得更快。

    后來秦王征兵,鐘淵被征入軍營,隨秦軍攻打趙國。

    大戰過后,鐘淵被趙人砍了一刀,砍在左肩,但并不要命,鐘淵暈死過去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都退走后,鐘淵醒了過來,也不分個方向,一路向東南走去。

    而鐘淵無意中走向了韓國,正好韓王安在獰獵,韓王安獨自追一只兔子跟大隊分開,被一只猛虎給盯上了。

    就在猛虎要撲向韓王安時,鐘淵出現了,拖著個傷身子硬是把猛虎給生生的捶死了,打完猛虎后,鐘淵也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韓王安嚇得坐在地上呆呆的看著這個打死猛虎的漢子,直到后面的人趕來了,韓王安這早醒悟過來,命人趕緊的把鐘淵帶回新鄭醫治。

    鐘淵醒來后,韓王安非常喜歡這個漢子,命他做了自己的侍衛,后來因為鐘淵為人忠厚,韓王安特給了他姓鐘名淵,官升殿內武士,專門負責殿內安全。

    大家聽完鐘淵所說,都對鐘淵跨目相看,紛紛夸鐘淵是條漢子。

    鐘淵被大家夸得不好意思,但這個漢子不擅于表達,只是一直嘿嘿的笑著。

    程文龍見大家都累了,就讓大家休息,準備明天接著開戰,這些匈奴蠻子,不能讓他們呆在自己的地盤上。

    程文龍邊走隨口問道:“鐘大哥原來在秦國姓什么?家里可還有人?”

    鐘淵神情黯然的說道:“鐘淵被強征入伍,家里留下了一個剛結婚兩年的妻子,還有一個妹妹,出來時妻子已經有了身孕,現在也不知道怎么樣了?!?

    程文龍一楞,然后看著鐘淵說:“鐘大哥在秦國姓什么?”

    “鐘淵原來姓關!”

    鐘淵說完看程文龍若有所思,就站定問道:“王上怎么了?”

    程文龍一笑說道:“噢,沒事,只是突然想到一件事,呵呵,沒事,鐘大哥休息吧!”

    鐘淵點頭想要走,帳外卻突然傳來匈奴使者求見的喊聲。

    程文龍面色一冷,示意人將這個使者帶過來。

    使者面有得色的走來,程文龍一看,呵,這不雅伊科這個傻B嗎?

    雅伊科得意洋洋的走來,見了程文龍又想到程文龍曾經無情的羞辱過自己,臉色又陰冷起來。

    程文龍看著雅伊科的小人嘴里就來氣,當下說道:“見本王有什么事?有屁快放!”

    雅伊科看了看程文龍,接著整了整衣服說道:“咱們單于說了,你們....”

    “你媽勒個必,說話說清楚點,他是你們的饞魚,在本王面前,他連根吊都不是,別你媽的咱們咱們的,你能跟本王是一類人嗎?靠!”

    程文龍沒等雅伊科說完就打斷了他,張嘴就是一連串的大罵。

    雅伊科恨得咬牙切齒,這程文龍太他媽的囂張了,真不明白單于為什么要來跟他談合作,直接滅了多好。

    “我們單于說了,只要你們獻出一個女人,我們就退兵?!?

    程文龍聽了先是哈哈大笑,接著猛然停下笑聲罵道:“放你娘的狗屁,滾回去告訴冒頓個傻B,從哪來的快滾到哪去?!?

    “你...王上身為一國之王,難道就這樣對待他國使者?”

    雅伊科邊說邊把一只布卷讓人送給程文龍,程文龍展開一看,布上畫了個女孩子,正是如蘭,這冒頓記憶力倒是驚人,只是匆匆的見過一次,這就給畫了下來。

    雅伊科看著程文龍的臉說道:“王上,這一個女人和戰爭比起來,你說什么重要?還望王上三思啊?!?

    程文龍伸手把布卷扔在地上,然后看著雅伊科說道:“哈哈,讓我送女人保平安?你們得到女人后接著開戰,你們他娘的這群白眼狼跟我玩,快滾你媽的走?!?

    “一個女人,王上送出來就能換得平安,讓這數十萬大軍得平安,王上何樂而不為呢?”

    雅伊科還是喋喋不休的說著,心里想著送了讓你們平安幾日,這花花江山,實在是太美了。

    伊雅科這邊話音剛落,程文龍已經如一陣風一樣的竄了過來。
  //www.xdpfa.icu/txt/100892/24890544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剑网3指尖江湖白帝城攻略 www.xdpfa.icu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xdpfa.icu